点击最多

 

猜你喜欢

大民生纵深:“物”与“人”的新森工

2018-07-01 16:15

  实际上,在不再商业性采伐一根木头的前提下,龙江森工民生建设的脚步不但没有停,反而还在向纵深拓展。

  2014年,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要推动“物的新农村”和“人的新农村”建设齐头并进。这个新的提法引发关注,也诠释了新农村的深刻内涵。对于龙江森工林区的民生建设而言,物与人也同样为一体两翼。“物”的新森工和“人”的新森工正在森工大民生建设的道上,双轮发力,同频共振。

  走进龙江森工各局址所在地,现代化的城镇建设让人觉得特别“敞亮”。道宽敞,干净整洁,一排排住宅楼鳞次栉比,各种商铺沿街而立。每个林业局都至少有一个大广场,喷泉、音乐、雕塑、健身设备应有尽有,耸立的LED大屏幕上播放着新闻和娱乐节目。

  在城镇化的进程中,林区并没有落后于地方,很多林业局甚至比相邻的地方乡镇发展得还要好。

  基础设施、住房保障、人居等硬件建设以及就业增收等物质层面,森工这些年下了大功夫,努力弥补过去“先生产、后生活”的民生欠账。所谓“物的新森工”,正是在强化这些从“忧居”到“优居”的硬实力。

  绥棱林业局的唐阿姨虽然快60岁了,但依然风姿绰约。她对记者说,从小就爱美,却直到近几年才真正美起来。

  “过去条件不行吶,”唐阿姨说,“吃饱穿暖就不容易了,哪还有闲钱穿衣打扮?”

  现在唐阿姨终于美了起来。她的楼房里有一个衣帽间,各种风格、不同颜色的时尚服装不下几十件。

  过去即便有好衣服也穿不出美来。“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,好衣服哪舍得穿?”唐阿姨说,“哪像现在啊,林业局成了小城市,走不粘泥,房子不漏雨,取暖不烧柴,天天都能美美的!”

  走在林区街头,像唐阿姨一样,穿着时尚的男男从一个侧面展现着林区的现代化。

  方正林业局52岁的张福成在停伐之前是一名选材工,停伐意味着要和干了30年的岗位说再见,张福成既留恋也担心。停伐之后,方正林业局成立了劳务站,通过砂石经销站、制砖厂、市政工程等产业和项目解决了160人就业。张福成通过劳务站的推介,从一名选材工变成了制砖厂的工人。“过去每年半年闲,现在一年四季有活干。”张福成说,他的收入比停伐之前还高了不少。

  停伐之后,龙江森工林区面临大量职工转岗分流。压力大,责任重,但森工上下仍然努力克服种种困难。通过产业发展,项目带动,2014年龙江森工林区实现新增就业2.91万人;2014年为在岗职工调增工资200元,职工人均年工资性收入由2013年的24000元增加到26000元以上;收入超千万元林场(所)由2013年的237个增加到321个,年收入超10万元的大户有近6000户。

  相比“物”的新森工,“人”的新森工更注重一种软实力与软文化,它关乎人的内心,关注人的感受,关联人们的生活是否有、有温暖、有希望。

  刚在结束了党校学习的森工总局局长魏殿生,一回到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年终的走访工作。1月18日,在绥棱林业局,魏殿生慰问了贫困职工王海军,给他物质上的帮助,也给他上的鼓励。对于王海军而言,慰问金可以买年货,但这种关怀却能滋生心底的温暖和力量。

  在建设新森工的转型征程中,森工上下越来越注意到,提高公共文化服务、提升林区职工素质、培育新型森工人,建设“人的新森工”的任务更为重要,也更为紧迫。

  所谓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,2014年全年龙江森工共举办种植养殖、家政月嫂、物业等系列培训班385期,培训人员4.25万人;一站式服务已经在各林业局推广,医疗、教育、社会保障水平都在向城镇看齐;各林业局建设发展现代化社区文化,除了常规的图书馆、书法班、舞蹈班等,还时常有文化巡演、京剧下乡等文化活动,既丰富了森工人的文化生活,也增加了森工文化的厚度。

  老有所养,幼有所依,和全国其他地区一样,森工林区也在积极探索“老幼”问题的解决办法。2014年,森工重点建设了大海林、东方红、东京城、双鸭山4个林业局的老年公寓,目前,建成规模化公办养老服务机构14家,床位近1600张;鹤立、绥棱、柴河等地的幼儿园在局址所在区域都小有名气,有的甚至在全省排名都很靠前。

  为长久发展蓄积能量,最重要因素还在于人才。近年来,森工各地林业局多了很多年轻人的身影。他们在产业园区,在旅游景区,在基层一线,挥洒青春热血,贡献智慧才华。绥棱林业局“85后”的记者马天骄是一名大学毕业生,她告诉记者,选择林区是因为这里提供的不仅是一个岗位,更是一个舞台。

  森工林区是将生态林业与民生林业结合得最为紧密、任务也最为艰巨的地区。当停伐成为林区新常态,民生建设也随之进入新常态。既要确保生态红线不能触碰,又要保障民生水平不断提高;既要满足一时之需,又要利于长远发展,森工民生攻坚仍然还在上。

  但无论径怎样,方向已明确—“物的新森工”和“人的新森工”或许正是龙江森工停伐新常态下的大民生之。